联系方式

“垃圾焦虑症”蔓延,厨余垃圾粉碎機是一剂良药吗?

文章來源: 發布時間:2019-07-24 浏覽次數:2749

“你丟的是什麽垃圾?”

近期的上海市民,每天都要面对这个来自居委会大妈的追问。不仅在上海,随着住建部的一纸通告,北京、宁波、成都等46个城市也将加入垃圾分类的战场。一时间,有关垃圾分类、垃圾创业、垃圾经济的讨论喷薄而出。 在这股由“垃圾”掀起的热潮中,一款能够在源头处理厨余垃圾的欧美迅速走红:它可以将厨余垃圾粉碎,并让粉碎后的垃圾进入下水道被冲走,既避免了分错垃圾的尴尬,又节省了垃圾分类的时间。这似乎能将焦头烂额的居民们从“干垃圾”、“湿垃圾”的拷问中解放出来。

但矛盾也隨之産生。相對于西餐而言,中餐的烹調方法重油,飲食結構也更加複雜。一些年代久遠的小區和老房子的下水管道狹窄,由于無力負擔排入管道內的廚余殘渣,垃圾處理器的使用效果被大大削弱。加上环保、认知度、普及率的问题层出不穷,这款欧美始终难以走入中国的寻常百姓家,反而让人们望而却步,消极评论不断。当垃圾分类重新走入舆论中心,垃圾粉碎機能成为厨房的救星,化解人们对垃圾分类的焦虑吗?

1.飙升的需求

貝克巴斯上海地區總經理周秦沒有料到,這一次垃圾分類的熱潮如此猛烈,她的團隊直到7月還在處理618訂單暴增帶來的工作。這是貝克巴斯第八年參與購物節促銷了。4月起,天貓、京東、蘇甯上的訂單成倍增長,周秦決定將貝克巴斯部分欧美加入線下618促銷,並加緊了浙江第二條生産線的生産。 

618开卖一个小时,天猫上的贝克巴斯1分钟销量超过去年全天,京东上618厨房卫浴品类中贝克巴斯垃圾處理器位列全欧美第6。周秦透露,贝克巴斯618期间在上海地区销量同比3倍增长,出货数量占欧美的20%,份额是去年的2倍。“过去也呼吁过好几次垃圾分类,反响从来没有这一次这么大。”周秦表示,“今年618我们采取预售模式,还加入了线下玩法,提前20天就进菜鸟的仓库备货,但还是有源源不断的补单进来。”厨余垃圾處理器(Food waste disposer),又名廚房垃圾處理器、厨余垃圾粉碎機,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927年。当时一位名为John.W.Hammes的美国发明家为妻子发明了这款欧美——他同时也是全球最大垃圾處理器品牌达尔的创始人。

垃圾處理器品牌爱适易的创始人

90年代末期,随着海归人数的增多,垃圾處理器进入中国,并发展出中国人自己的国欧美牌,其中留存最久、市场份额最大的便是“贝克巴斯”的国产垃圾處理器。 最早,中国企业作为美国的代工厂,为主流品牌Wastking、Costco、Franke等代工,后逐渐将这个市场发展至国内。代表性的贝克巴斯目前依然有50%以上的欧美销往国外。贝克巴斯在中国市场的直接竞争对手达尔则由爱默生集团收购。据贝克巴斯提供的数据,二者在中国市场占据了超80%的市场份额。

作为全球垃圾處理器的第一大品牌,达尔在中国的业务发展离不开高端楼盘、精装整修的业务订单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垃圾處理器的使用者局限于具有海外背景的住户们。而在今年的618,达尔达到了近年销售的波峰,并在天猫上连续蝉联了8年食物垃圾處理器类目的TOP 1。作为知名楼盘汤臣一品、世茂滨江的供货方,达尔迎来了与仁恒的第三次续约,成为仁恒置地的独家供应商,后者是国内均价最高的开发商之一。垃圾處理器的热销,很大程度归根于上海地区“干垃圾”与“湿垃圾”的分类标准给居民带来的改变。面对扔错垃圾个人最高200元的罚款额,在源头将垃圾处理进下水道变成了眼下最实际且快速的方法。

家住上海市区的陈晓(化名)是第一批体验垃圾分类的住户。六月初,陈晓居住的小区开始试行垃圾分类,虽然只有2栋楼下的垃圾桶进行了改造,但每天都有居委会人员检查垃圾,常常要求住户打开垃圾袋检查,核对垃圾的类别。但真正让陈晓下定决心购置一台垃圾粉碎機的动力是网上对于“小龙虾”如何分类的辩论。有人说小龙虾头是湿垃圾、小龙虾壳是干垃圾,还有人说带黄的小龙虾头是湿垃圾,不带黄的小龙虾头是干垃圾。虽然最终“上海发布”微信公众号发布辟谣,证实小龙虾全是湿垃圾,并不需要虾头虾壳等分开丢弃,但陈晓还是决定买一台厨房用的垃圾粉碎機,将难辨的餐厨垃圾在厨房处理完毕。

市场则更早感受到这波风潮。苏宁上海采销员赵立阳透露,今年五一期间,苏宁上海的垃圾處理器在未经宣传的情况下卖出了3000多台,而去年、前年的销量都在1000台左右。随后的618大促中,苏宁上的垃圾處理器销量同比暴增1433%。垃圾處理器销量暴增的背后,反映出市民对垃圾分类的焦虑与便捷生活方式之间的矛盾。“听说有人还用无人机将垃圾空运到隔壁小区丢。”陈晓说,“这么看来我买一个垃圾處理器的风险还是比较低,至少大部分的厨房垃圾不用愁了。”

2.難以實現的一勞永逸

说起垃圾處理器的工作原理其实并不复杂。从构造来看,一台垃圾處理器由核心的电机及橡胶皮套、研磨腔、研磨盘等部件组成:食物残渣通过水槽进入研磨盘,通过电机带动研磨腔中的转盘,在研磨腔中被不锈钢研磨锤粉碎,最后研磨成细小的颗粒排出粉碎机,通过下水道进入废水处理系统。达尔为界面欧美提供了一个简单的原理视频:

原理视频

原理视频

电机马达是垃圾處理器的核心部件,业内有“直流电机”与“交流电机”孰优孰略的争论,目前国际上垃圾處理器通用的直流电机采用永磁直流电机,是有刷电机的一种;交流则采用交流感应异步单相电机。

简单来说,直流机作为交流机延伸出来的品种,其采用的有刷电机还未解决碳刷噪音和火花的问题;直流马达转速高、噪声大,与此相对,交流马达则转速更低、噪声更小。除此之外,直流机的价格往往低于交流电机,一台机器的差价在500元-1000元左右。贝克巴斯是典型的直流电机,旗下垃圾處理器除了鲜艳的红色外壳,最大的特点是高达3500转的转速,以性价比著称。

周秦表示,貝克巴斯爲了迎合中國家庭的食物結構,將馬達轉速提升至2600轉-3500轉,而同行使用的交流馬達轉速在每分鍾1400轉-1700轉之間,後者適合美國家庭的食物結構,對中國人來說動力略微不足。達爾公司對此持不同態度。達爾中國區經理張川解釋,從物理的角度來看,“功率=扭矩乘以轉速”,在功率一定的情況下,轉速越高則意味著研磨力越小,“如果你的轉速是我的2倍,說明研磨的力只是我的二分之一。”

近100年的时间内,达尔只研发了垃圾處理器一款爆品。张川表示,交流电机的电容式启动造价高、附件多、模块重,但由于交流机研磨锤360度旋转的优点,可以做到对食物来回旋转并保持转速稳定,达尔坚持采用交流电机,而适应中国市场的措施主要在于对马达的调价和占领高端市场。

张川以车来比喻垃圾處理器的直流电机与交流电机:日本车以轻巧闻名,但常被诟病的是动力不足、不敌欧洲车的硬度。这正类似直流机与交流机的差别,一台装载了交流马达的垃圾處理器也许比直流机重好几倍,但功率一定的情况下,其研磨力不输直流电机。比起研磨力和转速,用户们关注的是更为实际的作用:所谓的廚房垃圾處理器,能够解决所有的餐厨废弃物吗?张川与周秦均表示:不能。机器能够处理玉米、鸡骨头、鱼骨头、果皮果核、菜根等厨余垃圾,但不能丢进超大的排骨、贝壳和普通生活垃圾。厨余垃圾也不完全等同于湿垃圾,如果将所有湿垃圾丢进垃圾處理器很容易造成管道堵塞。周秦解释,垃圾處理器的使用过程有五个步骤,打开水龙头、打开垃圾處理器、粉碎完毕、水龙头再流15秒、关闭机器。在这个过程中,粉碎完毕保持水流15秒是难以坚持但至关重要的一个步骤。她强调,垃圾處理器能够处理80%左右的厨余垃圾,如果强行将玻璃、大骨等垃圾丢入垃圾處理器,磨损研磨盘的同时造成管道拥堵、增加污水处理后端的工作。这就意味着,垃圾處理器无法为厨房垃圾做到一劳永逸,即使使用这款机器也需要根据手册来决定是否粉碎,错误的使用、分类类别的不明确都可能带来难以解决的隐患。

3.雙刃劍背後的困境

性能和原理问题之外,垃圾處理器面临的最大争议还在于:这个机器真的环保吗?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蒋建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厨余垃圾被粉碎后并不是液体,久而久之会沉淀在管道内。尤其在冬天,饭菜里的油脂进入管道,混合在垃圾中一起冻住,即便是在管径大的管道中也极可能造成堵塞。更多负面的评论认为,中国的饮食种类丰富,高含油、高含盐、剩余菜量大,排水系统也与美国日本不同,餐厨垃圾与粪便最终归向一类污水处理系统,若将所有的餐厨垃圾随下水管道处理,很容易造成污水管道的超负荷承载,对后端的市政网管造成影响。清华大学发布的《厨余垃圾家庭粉碎处理成套设备研究与应用示范工程评估验收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显示,对于样本中集中安装厨余垃圾粉碎機的小区来说,网管水质中的COD(化学需氧量)指标、SS(悬浮物)指标明显增加,说明厨余垃圾经粉碎机处理后进入下水管道,的确造成下水管道的负荷增加。

垃圾處理器的排污效果还与管道设计有关。《报告》称,对管道沉积物较多,水平排放距离过长,排放坡度不足的老旧小区来说,安装厨余粉碎机后势必有较大几率排水不畅。然而,《报告》指出,在家庭源头进行垃圾粉碎,后续管道收集、浓缩隔油、分类收运的做法能够缓解垃圾处理压力。这是由于我国的城市垃圾具有含水量高、热值低与易降解有机质含量高的特点。这样的特点带来的问题是,若用传统混合处理技术处理垃圾,则产生恶臭、温室气体等问题。生活垃圾经源头除去厨余垃圾就能提高垃圾焚烧热值。由此看来,厨余垃圾處理器是把“双刃剑”。对于管道通畅、排列合理的新型住宅区,装载垃圾處理器能优化环境管理,及时处理垃圾;而在使用不当、管道老化的情况下,垃圾處理器的普及却变成压死排水管道的“最后一道利器”。

从业者们共同的观点是这款欧美还需要更多的使用指南。误丢、错丢、提前关闭机器都是造成欧美损坏、管道堵塞的元凶。正确的操作下,垃圾處理器能带给市政系统更多垃圾处理的可能性,背后牵涉的是巨大的市政改造工程。周秦表示,她始终相信这个欧美是“有情怀”的。过去的20年间,垃圾處理器産業經曆了無數公司創業、失敗、再創業的過程,至今普及率不到千分之一。“市場爲我們解決了用戶認知度的問題。原來我們的工作是向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的人解釋這是什麽東西,現在我們的工作就是考慮怎麽把它變得更好。”周秦說。

cache
Processed in 0.004795 Second.